您当前的位置:文化 > 论傅山书学思想的核心

论傅山书学思想的核心
2019-11-10 14:28:49   浏览次数:1511次

[摘要]大多数学者认为“四宁四武”是傅山书法思想的核心。然而,“四宁四武”只是傅山借用《论语》中“也必须疯狂”的表达形式强调“真”的美学,“庄子”德性中道德与形式的关系有其自身的优势,形式也有一些遗忘。这种思想形成于明末清初“天塌地陷”的剧烈历史变迁和傅山反对“奴隶制和习俗”的激烈斗争中。其本质是引导人们从对技术的追求转向对精神的追求。傅山以其“真实”的美学主张和实践为书法不受制于古、不受制于今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

[关键词:福山四宁四不真实

至于傅山的书法思想,学术界对“四宁四武”的讨论较多。然而,“四宁四武”并不是傅山书法思想的核心。傅山只是借用了《论语》中“还会疯”的表达形式,《庄子》中的“德性自有其优点,形式有所遗忘”思想,强调通过追求形式来追求“真”的美学思想。这种思想形成于明末清初“天塌地塌”历史的突变时期,犹如凝聚在地火中的璀璨钻石,具有突出的时代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傅山书法思想的社会心理背景

傅山商的“真”书法思想是在“天塌地塌”的社会大变革过程中形成的。这也非常清楚地承载着他的心理印记。

傅山的一生可以分为两个时期。前37年,主要是读书和讲课;在后40年里,他用英雄和庄严的言行写下了爱国的篇章。

崇祯十七年,李自成攻破北京。崇祯皇帝上吊自杀了。随后多尔衮率领清军趁乱入关。这时,傅山成了一名道士,穿着红色长袍,自称“红色长袍的道士”。傅山出家是为了避免伤害。穿着红色衣服,他表达了对朱明王朝的忠诚。他的诗《龙门山小径》写道:“自黄老以来,留侯从未忘记朝鲜。”[1]就是这种心的表达。傅山与各地的同事联系,以对抗清朝,恢复明朝。顺治参加了活跃在周浦和范县的“豫园军”四年。他参加了汾州起义六年。七年来,他拜访了祁县的朋友(戴石婷),并与许多反清知识分子取得了联系。南明李咏政权派出的联络官在宋倩汾州待了九年。十年后,宋倩又去了富山。顺治十一年三月,宋倩在河南武安被捕叛逃,放弃了傅山。6月,傅山被捕并被监禁在太原,在那里他受到了严刑拷打。傅山进行了第九次绝食以与死亡抗争。多亏了一个朋友的营救计划,他于7月12日被释放出狱。

此后,傅山开始神秘地漫游。顺治十三年夏天,他去了金陵,然后去了北方的淮安,看望希望社会的领袖灵修。秋天,海州,飘离大海,最终读了老母亲。当他去东海落崖时,夜静,秋月如霜,拥有500个英雄灵魂的田恒岛,在阵阵潮汐中处于一个角落。傅山不禁感受到内心的起伏,深受感动。他写了一首五字诗《坠入东海悬崖》:“关窗,云海,秋白裹”。半夜涨潮时,鳌把禹州摇了下来。佛教应该是血腥的。它在田恒岛附近。一个人怎么能拥抱没有死亡的生活呢?”【[2】秦朝末年,田恒(前齐国贵族)开始起义,自己成为国王。刘邦建、田恒率领500人逃到岛上。皇帝召见他时,田恒拒绝投降,并在途中自杀。岛上五百名壮汉自杀了。傅山用这个典故来表达他不投降的决心。

傅山没有与清朝作战的希望,悲愤交加地回到太原。他铲除了觉崴山的松林,在青苔岩壁上刻了一个小洞穴,名为“青羊寺”,并在这里写了一本书。诗《青羊寺》说:“我不是瞿昙的客人。因为不是为了山里的和平,我来到天儿是为了重新开始。”[3]

傅山想做的是通过文化拯救国家。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在集权和专制的沉重压力下,民族心理积累了强烈的顺从性和安全性。傅山憎恶这种奴性,他的诗歌中有许多词谴责奴隶、奴隶主儒教、奴隶主、奴隶主和奴隶投降。他在他的书《宋史》中说,“天堂不会产生圣人,你最终会成为一个奴隶私生子。所谓的奴才也是小人民党的成员。不幸的是,绅士有一种奴隶绅士,这是无可非议的。”[4]傅山提倡“真正的援助”,而“小人民党”则追求名声,不断地说空话和大话。那些口是心非的“奴隶绅士”更具欺骗性。傅山每次都抨击这样的人。他尤其讨厌那些谈论自己错误的“学究”。他的《读史情促杂诗》说:“艺术涵盖了迂腐的儒家思想,文章难以保存。李峤典故丰富,建议曹操辞职。如果你生活在一个肮脏的国家,你的优先考虑将是好的。魏哉隆中人,谁能知道长啸?”[[5]乔舟,蜀国酒井人,“醉心于古代研究”,是“一位伟大的世界学者”。邓艾进入蜀国后,力劝魏延投降,“博览群书”、“文笔辉煌”的大臣命令李将军起草投降表格。傅山用这个典故来嘲笑那些只知道移动经文却缺乏诚信的儒生。如果我们联系晚明党为错误的国家而战的历史事实,我们就能更好地理解傅山的感受。明朝末年,文人更加热衷于组建政党和管理社会。每个派别都制定自己的标准,互相攻击。国家灭亡后,许多公务员首先试图奉承李自成起义,然后竞选清廷。傅山谴责的就是这种奴隶。

傅山的书法思想很明显地带有这种心理印记。如“作为一个字作为一个人,也邪恶的带有奴隶的外表。读读鲁公的书,从孤独和骄傲中汲取你的心”。[6]傅山高度评价颜真卿(鲁公)的书法,因为它没有奴隶的外表,表现出一种孤傲的精神。他补充道:“这个词和人事有什么关系?政府害怕把奴隶带进这个国家。如果你没有奴役和习俗的习惯,你可以一天一天地谈论风,而不仅仅是语言。”[7]

傅山“四宁四武”理论的精髓仍然是“真”

傅山的“四宁四武”理论被学者们多次提及。为了全面了解傅山的书法思想,笔者不怕修辞费的嘲讽。全文如下:

“金、唐时期流传下来的楷书法大约在20岁左右就具有独创性,无处不在,不能稍加模仿。我得到了赵子昂香山诗的墨汁,并且因为它们的圆润和美丽而喜爱它们,所以我来到它们面前。我没有数,想混淆事实。这与此无关,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学会了做一个绅士,他只会觉得很难接近他,就会跌倒,和强盗一起游泳。他没有意识到他离太阳很近,但他与自己无关。他是个非常瘦的人,讨厌他的书。例如,徐偃王缺乏骨骼,这让他深受祖先从第四代和第五代鲁公那里学到的东西之苦。然而,他手腕复杂,不能像他的祖先那样瘦。和强盗相比,不如受伤!我不知道董太师看到了什么,所以他称孟府为“五百年不遇”。贫穷在今天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但在今天却是一个很大的难题。这首诗仍然是在赵国写的,所以儿孙们会知道,不会重复。这是一件艺术品。但是,应该注意的是,赵是一个把他的心献给王右军的人。由于学习不当,他进行了一次柔软而美丽的旅行。心和手也是如此。危险!危险!我们应该小心谨慎。怎么可能在一英里左右的地方!宁拙与其说是谄媚不如说是丑陋,不如说是支离破碎而不是滑溜溜,不如说是真实的速率而不是安排,这足以让林池回归并扭转潮流。“[8]

据此,许多学者认为傅山书法思想的核心是“四宁四武”。例如,王振远的《中国书法理论史》说:“傅山在书法理论史上最大的贡献是他提出了“宁给我宁拙,不给我丑而不奉承”的美学原则。“[9]有些人甚至谈了很多傅山的“丑即美”之类的话,这并不符合傅山的初衷。”“四宁四武”无疑是傅山的重要命题,但“宁”和“武”并不是他书法思想的核心。如果你想探究“四宁四武”的本质,你必须先探究它的起源。

学者们指出,傅山的“四宁四武”理论有其根源。宋代陈师道的后山诗注:“宁拙不是巧合,而是平淡不是中国,相当粗糙不是软弱,相当不凡不是普遍,诗都是一样的。”从那以后,杨载的元代诗人有一句谚语“宁粗勿弱,宁宁拙勿聪明,宁中国”。诚然,这些说法与傅山的语言非常相似。然而,傅山一定是受了这些话的影响还不确定。“四宁四武”有其深远的渊源。从正式的角度来看,这是借用孔子的表达方式“也会发疯”。从内容上看,是借鉴庄子的德体关系思想。

一方面,“四宁四武”的表达是基于孔子的话。《论语》鲁兹说:“如果你不去银行而是去银行,你肯定也会疯掉的!狂热分子取得进步,而狂热分子什么也不做。”孔子的本意是赞美“中国银行”,即言行一致的人。但是,如果找不到这样的人,那就联想到疯狂和疯狂。因为疯子是好斗的,傲慢的人不会做坏事。“也会疯胡安”不是追求疯胡安,而是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毕叶匡义”在口语中的表达逐渐演变为“宁X五X”或“宁X不X”,如“宁雀五兰”、“纪宁头、不牛后”等。“四宁四武”的意思是用这个句型表达最后的选择,而不是真正追求这个选择。

另一方面,“四宁四武”理论的内容是借鉴庄子的德体关系思想。《庄子·德·崇福》创造了王祥等人,他们身体畸形,品行高尚。通过将它们与那些身材完美、道德缺失的人进行比较,它旨在表明“美德有其自身的优点,但形式却有些被遗忘”。换句话说,在“德”与“形”的关系中,庄子更重视“德”,认为美德之美可以掩盖形式的不足,而形式之美不能掩盖美德的不足。甚至认为,如果缺乏道德,形式美就足以厌倦道德;如果道德是美丽的,形式的丑陋就凸显了道德的美丽。傅山吸收了这一思想,认为“聪明”、“奉承”和“轻薄”足以表现道德的丑陋,而“笨拙”、“丑陋”和“碎片化”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表现道德的美。本质上,笨拙、丑陋、支离破碎只是“形式”的缺陷,而熟练、谄媚、轻松则是“美德”的缺陷。

“四宁四武”比较了四组概念:笨拙/熟练、丑陋/谄媚、支离破碎/轻滑、真实率/排列。在这四个概念中的后一个,傅山不喜欢装模作样,耍花招,失去了本来的心。这四个概念中的前一个,就像孔子别无选择,只能寻求疯狂的建议一样,是最后的手段。这些最后的选择仍然必须仔细分析,以免漏掉一点而犯下大错。

傅山所谓的“笨拙”绝不是笨拙。取而代之的是保持它原来的心,保持它的“正确”,从正确中产生巨大的聪明和笨拙。他说,“写作并不聪明,只是好而笨拙。好的和奇怪的都是由于伟大的独创性和愚蠢。”!当我不相信时,我会先做个手势。我将使这个角色成为一种趋势,在它被写下来后,它将完全符合意义的结构。我也可以知道这个中天妮不是人造的。权力的时机已经成熟,你的话很清楚。四十年前,王铎尽最大努力创造自己的角色。四十年后,他无意与他人合作,所以他能让每个人都开心。[10]可以看出,傅山所谓的“笨拙”是为了保持“正确”,保持自己的内心,而不是人为的,从而达到极其聪明和笨拙的状态。

同样,傅山所谓的“丑”不是丑,而是与“奉承”相比的一种笨拙的状态。傅山说,赵孟頫的话“成熟、迷人、优雅,自然意味深长”。事实上,赵铁颜是美丽和光滑的,他几乎达到了两个国王的境界。然而,由于创作主体缺乏“道德”,他书法作品中的“形式美”足以使他疲惫不堪,相反,形式美可以凸显道德美。从本质上说,傅山并不把丑看做美,而是超越具体的技巧,强调主体人格的培养,揭示丑的外表可以包含超越丑形式的精神美。这个想法也来自庄子。正如闻一多所说:“文章中还有一种“像青铜和古玉”的人物,代表了中国艺术中极其古老和纯粹的境界。这种境界在文学中的开创者是庄子。”[11]

傅山所谓的“碎片化”不是碎片化,而是一种与“轻滑”相比显得苍老而冷漠的美。傅山说:“当我八九岁的时候,我来到了常远。我不喜欢它。不太长,如《黄庭》、《曹娥》、《乐毅论》、《东方赞》、《洛神十三行》和《破恶论》,没有近似值。最后,我写了鲁公的家庭神庙,它有点支离破碎。”[12]分裂的初衷是分散的或不完整的。傅山在这里意味着它普遍获得了颜真卿“家庙”纪念碑的尊严和力量。

傅山从以上三组相关概念中,演绎出他的“真实”态度,反对刻意的结构和构图的“安排”。因为“真实”反映了主体人格的美。傅山认为,“写作是第一件事”,艺术的终极尺度是创作主体的个性。他的诗“作为一个角色来展现子孙后代”是这样写的:“作为一个角色,它首先是一个人;作为一个人,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奇怪的角色。法律法规与孔伷背道而驰,笔墨无法补充。这是原则问题,不是笔力问题。一臂五指,干卦六卦看。谁用九,心和财富都拿走了。用公刘的语言追溯文茜并不容易。在学习鲁公的书之前,先阅读鲁公的解释。平原上的空气在空气中,茅颖会吞下囚犯。”[13]

总之,“四宁四武”的重点不是追求“宁”,而是突出“武”。“四宁四武”体现了傅山反对奴隶制、崇尚真理的美学思想。它倡导的“真理”不仅包括特定技术的“真理”,还包括主体人格的“真理”。

傅山草书体现了对“真”的审美追求

傅山在明朝去世后成了一名道士。他的道教名字是“真”。他不是随意崛起的,而是他个性和审美追求的体现。傅山的书法创作也充分展示了他“真实”的审美追求。尤其是草书,傅山经常打破常规,突出自己的个性。他经常将柔软的头发用力压,并与纸张产生强烈的摩擦,以显示他真实的自我的沮丧和怨恨。我一动笔,就没打算回收它。笔画被放大,笔画向外延伸,部件被移除,速度非常快。圆笔经常在转折点使用,辅之以挫折,给人力量感和无限的勇气。

前一篇文章以傅山从南方金陵回来的途中的诗《东海悬崖的坠落》为例。这首诗用独特而有力的词语来描写他不守规矩的拥抱,表达了他对国家的失望和不情愿的感觉。傅山的草书《东海倒崖》堪称诗歌与书法的难得结合。这篇文章是由中心写的。它充满了意义,如汹涌的海浪冲击海岸,翱翔的云朵,野生动物从森林中出来,风向前涌动,风向前涌动,弦向前涌动,还有一首书法和学习之歌。就具体技术而言,有“笨拙”(如“海”和“场”,与整个词不成比例);有“丑”(如“被”和“好”,它们单独出现,甚至有点尴尬);有碎片(如“死亡”和“拥抱”,它们被急转弯打断);当然,在整个作品中有更多的“真理”。然而,就整体艺术效果而言,这些“缺陷”都已成为构成其独特美感的重要因素,“足以在面对泳池时扭转潮流”。这种独特的美感通常由两个对立的因素组成。“关”、“海”和“天”又厚又重,如怪石,如嶙峋的岩石。“鳌”、“禹”、“道”等薄墨水笔,如顾腾、任意线等。快速的笔就像是你心中的闪电,释放出无法控制的激情。钢笔折叠的地方就像冰泉,又冷又涩。它表达了在压迫中的坚定和不屈。这两者形成了巨大的对比,但它们相辅相成,并融合成一个矛盾的统一体。总的来说,厚度、色调、干燥度、速度和密度的变化时有发生,创造出一种美感,让人感受到澎湃的动力。

另一个例子是诗“采摘红梨叶”。“摘下红梨叶,薰香梨香。寺院一清理完供品,气味就会带来霜冻。”这首诗没有增加标题,也许是在红梨叶防腐后即兴吟唱的。没有对仗,它没有坚持水平和倾斜的音调,但它写了山野生活的宁静,即使有一丝艰苦和真实的感觉,这仍然存在。晚年,当他行医和卖药时,他的生活相对稳定,心情相对平静。因此,他既草书,诗轴“摘红梨叶”明显不同于诗轴“苏东海道左亚”。“东海悬崖的坠落”是暴风雨和多雨的,而“采摘红梨叶”是万里无云和多风的。它的线条既不太粗也不太细。中心的力量集中在它们身上,既优雅又充满活力。所用的墨水既不稠也不干。色调相互交替,和谐统一。它的构图,既不井井有条,也不疯狂,而是密集而交替,偶尔杂柏菲,相当长的笔,整体上有一种浑厚而优雅的美。它遥远的意境反映了创作主体的真实气质。在草书艺术中,“真理”远比技巧重要。

回望中国书法,晋人可谓第一高峰。晋人仍然有“韵”,用不同的词语和不同的文章,这不过是表达了创作主体的风采和神韵。因此,学习“魏晋风流”往往是不可能的。到了唐代,随着唐凯的盛行,书法已经成为一种高度程式化的艺术,但越来越难以表达真实的自我。有鉴于此,宋人提出了“尊重意志”的思想,但其弊端是意图太重,真理丢失。元朝时,赵孟頫向两王学习,以恢复晋人的魅力。事实上,他也取得了很深的造诣。然而,他仍然心满意足,最后他被温柔的奉承所伤害。起初,傅山向赵孟府学习。他变得非常有灵性,但最后他变得警觉起来。他意识到书法不仅是造型艺术,也是通过造型艺术加强主体修养的一种手段,相反,主体修养也会影响到这种造型艺术的表现,修养的最高境界就是追求“真理”。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也是追求“真”,以原创精神和个性化的方式表达“真”。因此,傅山不仅试图摆脱赵孟頫的限制,也摆脱了他所推崇的颜真卿的影响,充分展示了他真实的自我和真实的气质。比较表明,傅山和颜真卿的草书充满了刚毅和倔强。然而,颜的身体充满真诚,而傅的身体有其独特的决心和野性的优雅。傅山坚持“真”的审美理想,终于开辟了一条既不是古奴也不是今奴的新路。当然,通往“真理”的道路并不平坦。它不仅需要艰苦的技能工作,还需要不断提高学科修养和慷慨的时代精神礼物。

参考

[1][2][3][5][6][8][13]富山。傅山全集(第1卷)[。尹副主编。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2016: 167,41,292,26,79,50,49-50。

[4]傅山。傅山全集(第三卷)[m]。尹副主编。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2016: 177。

[7][10][12]傅山。傅山全集(第二卷)[。尹副主编。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2016: 257,247,255。

[9]王振远。中国书法理论史[。合肥:黄山图书公司,1996: 439。

[11]闻一多。最后一次演讲[·米】。北京:中国工人出版社,2016: 70。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明清时期儒家诗学体系重构研究》(15bzw077)阶段性成果

作者:刘卫铄(单位:临沂大学沂蒙文化研究所,本文发表于《中国书法》2019年第8期)

江苏快3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极速牛牛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