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综合 > 清朝两个地方的居民20万被沙俄杀光,为何清政府却不闻不问

清朝两个地方的居民20万被沙俄杀光,为何清政府却不闻不问
2019-10-22 09:37:52   浏览次数:4675次

从1900年7月17日到7月21日,俄罗斯侵略者制造了一场震惊世界的历史悲剧。他们在短短四天内屠杀了所有居住在贺兰宝和江东64屯的中国人,侵吞了所有中国人的财产。根据这一原则,清政府应该向俄罗斯政府提出挑战,要求他们交出应对大屠杀负责的凶手,并赔偿损失。然而,很难想象清朝对此视而不见。这是怎么回事?

(海南岛大屠杀的半个视角)

其中,海兰堡和江东64屯分别位于黑龙江北岸和左岸的交界处。

蓝海泡是一个繁荣的市场。住在这里的中国人靠做生意或为俄罗斯人工作谋生。几代人以来,他们在这里安居乐业。

江东64屯是康熙为平定俄国入侵而逐渐发展起来的。这里土地肥沃,农作物产量是附近地区的两倍多,因此吸引了大量的中国人居住在这里。他们以畜牧业、农业和金矿开采为生。

这些地方原本是清朝的领土,但在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后,沙皇俄国看到了清朝的腐败和无能,开始掠夺黑龙江沿岸的大片土地,为将来掠夺中国的领土和资源做准备。

为了迫使清朝承认他们掠夺的土地是合理的,他们还迫使清朝在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通过武力和欺诈签署了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即中俄哀悼条约。该条约规定,黑龙江以北和外兴安岭以南的中国领土(60多万平方公里)移交给俄罗斯。江东的64个村庄仍然由中国人民“永久居住”,并由中国官员管理。俄罗斯人“不允许入侵”。乌苏里河以东的中国领土被指定为中俄之间的“共同领土”。

沙皇俄国之所以同意允许中国人“永久居住”,同时允许中国官员管理,是因为沙皇俄国正处于建设阶段,需要大量劳动力。生活在这些地区的中国人不仅能为他们提供丰富的食物,还能满足大量非熟练工人的需求。与此同时,一些俄罗斯家庭也喜欢雇佣中国妇女为她们做家务。因此,俄罗斯政府允许土著人留在这些地方并继续生活。

然而,随着俄罗斯政府移民政策的推进,大量农民和退役士兵涌入这些地方,人口的急剧增加导致土地冲突加剧。俄罗斯政府一直在增加海南岛和江东64屯的税收,迫使他们离开。

然而,效果并不是立竿见影的,所以他们渴望找到解决这些中国土著问题的办法。

(义和团运动)

1900年,义和团运动得到慈禧太后的纵容和支持,慈禧太后相信义和团有“保护身体、刀枪不入”等神奇技能。结果,义和团运动直接向西方列强宣战,引发了“义和团运动”,导致八国联军从天津大沽门登陆,进攻北京城。

义和团运动很快蔓延到东北,义和团对长期侵略中国的俄罗斯进行报复,抱着“帮助清朝消灭外国”的信念。他们不仅拆毁了俄罗斯政府在东北部修建的董卿铁路,还围困了几名俄罗斯人。

事件发生后,俄罗斯政府立即以“保卫铁路”为由向清政府提议在哈尔滨驻军。由于拒绝,俄罗斯政府集结军队,准备武力进攻哈尔滨。

后来,满载武器的俄罗斯船只也从贺兰宝出发,在黑河屯袭击清军。与清军战斗了3个多小时,每个人都遭受了损失。

在此基础上,俄罗斯政府开始密谋屠杀贺兰宝和江东的64个村庄。

贺兰博的中国官员看到局势紧张,问俄罗斯军事总司令格里·布施是否有必要组织人员撤离。但是格里·布施拍了拍胸口,说永远不允许热爱和平的外国人受到伤害。

但没过多久就有了这句话,即1900年7月16日,格里·布施(Gerry Buschi)下令军队封锁黑龙江,并以“在中国人的房子里发现炸药和武器”为借口开始追捕中国人,并将他们全部集合在一起。随后,在“护送中国人过河”的谎言下,近4000名中国被拘留者被赶到黑龙江,被迫跳入黑龙江,以三面围攻的形式淹死,要么用斧头,要么用刀子,要么用枪火。那些长期拒绝潜水的人,他们用机枪射击或刺伤杀死他们,然后把他们的尸体扔进河里。

不仅仅是男人和女人,连几个月大的婴儿也在受苦。

当时,这条河是深红色的,浮体被密集地覆盖着。

就这样,贺兰宝几乎所有的中国人都被杀了。

(江东64屯大屠杀)

与此同时,江东的64个村庄被俄罗斯军队包围。俄罗斯军队把手无寸铁的中国人赶到一所大木屋,然后给他们浇上汽油,活活烧死他们。

这些疯狂的俄罗斯军队还对江东的64个村庄进行了全面突袭,并将侥幸逃脱灾难的中国人赶到黑龙江淹死。结果,俄罗斯军队完全占领了江东的64个村庄。

库页岛和符拉迪沃斯托克也被俄罗斯军队杀死。据不完全统计,超过20万中国人被杀。

随后,俄罗斯政府以“偿还俄罗斯债权人”为由侵吞了这些被屠杀的中国土著人的所有财产。

大屠杀后,八国联军的炮火已经逼近北京城,慈禧太后被恐惧淹没,无法追究俄罗斯的责任。然而,国际舆论对俄罗斯的刽子手非常愤怒,并不断指责他们。

为了缓和矛盾,俄罗斯政府设立了一个军事法庭,从轻处理并惩罚那些应对大屠杀负责的人,以应对国际舆论。

200,000条生命因此白白牺牲,变成了幽灵。只有弱国才应该为他们缺乏外交和无力要求正义而受到责备。

(参考史料:《爱辉县志》和《维克多回忆录》)